跑步

圣道狂徒 第二百零三章 侥幸逃脱

2019-12-04 18:3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道狂徒 第二百零三章 侥幸逃脱

山洞中一片死寂。

滴答,滴答,滴答……

猩红的鲜血从陆嵩的尸体上滴落在岩石上,滴答作响,在这死寂的山洞中显得那么清晰而沉重,好似洪钟暮鼓一般震撼着生者的心灵。

剩下的十来个杀手以及姜曦,人人骇然欲死盯着吴赖,心中更是犹如巨浪拍岸,震骇之情溢于言表。

实在是太可怕了,炼精七重的高手在他身上根本连反抗之力也欠奉便一命呜呼,他到底强横到了什么地步!

难以想象。

“少主死了,他竟然杀了少主!”沉寂了半晌,众杀手这才回过神来,骇然惊呼,惊怖之情犹如瘟疫般蔓延。

陆嵩一死,要是让陆云知道,以他的个性,今天这些人就算不死在吴赖手下必定被这老头儿处死。这些杀手当然也知道后果,吓得是面无人色,斗志全无,既不敢再进攻吴赖也不敢逃,慌乱无主。

姜曦更是惊怒万分。惊的是吴赖居然如此强横,怒的是今天这伏击计划本是由他提出,满以为要杀吴赖不费吹灰之力,哪曾想反被吴赖杀伤这么多人,连陆嵩也死在其手下,若是还杀不了这小子,自己还有何颜面。

同时他心中也不禁升起了惧意,吴赖进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此次如是不能杀之,将来恐怕更无机会。

他一双细长的眼睛迸射出凌厉寒芒,死死盯着吴赖,大喝道,“慌什么慌,只要杀了这小子,由我亲自向陆老说情,必免尔等死罪!”他也知道要先稳定军心,否则仅凭一己之力恐怕还真难杀得了吴赖。

众杀手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若是能保住一条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于是乎纷纷重整旗鼓,将吴赖围困起来。

不过他们刚才已经见识了吴赖的凶威,哪里有人敢贸然动手,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吴赖才没心思理会这些,反正他们都得死,冷哼一声,嘲弄的目光落在姜曦身上,好整以暇道,“你废话完了没有,老子可要杀人了。”

他要速战速决,毕竟是在魔窟里,危险随时会出现,不能拖得太久。

姜曦哪里受得了他这般轻视,勃然大怒,恨不得直接以目光将吴赖杀了,暴喝道,“狂妄,找死!”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若不动手,其余人也不敢动手,于是乎沉腰立马,双掌真气狂涌,竟形成一道气旋,气旋越旋越快,越长越大,力量也越来越强。

以姜曦为中心,气劲向四面八方激荡,犹如平地起了一场风暴,飞沙走石,整个山洞内都是呼啸风声,场面十分壮观也十分骇人。

“吞日暴风劲!”

姜曦又是一声厉喝,双掌一推,巨大的气旋飞旋而出,犹如一头吞日的巨口笼罩向吴赖。

狂风呼啸,尘土飞扬,蔚为壮观。

众杀手见状大喜过望,姜曦如此之强,再加上他们大有机会杀了吴赖,他们亦可免于一死。

“杀了吴赖,为少主报仇!”也不知是谁带头,众杀手齐呼口号,跟着姜曦向吴赖围杀过去。

“这小子果然有两下子,真气如此雄劲。”感受着那气旋中的强横力量,吴赖也心中大凛。

不过这显然还不足以让他感到惧怕,脸色一沉,将至阳真精催到极致,灌注黑兵之内,,飒沓流星般上前三步,重逾千钧的黑兵标射而出,直击那狂涌而来的气劲。

磅礴的气劲从气旋中激涌而出,长江大浪般涌来,瞬间就和黑兵撞在一起。

砰!

气劲爆鸣,几如闷雷。

高度集中的气劲瞬间被黑兵上强横无匹的力量所破,化作激扬的劲风席卷开去,同时吴赖也虎躯一震,向后退了一小步。

“嗯,怎么就这么点威力?”吴赖心下一愣,露出疑惑之色。姜曦这气旋看起来十分惊人,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这么点威力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气劲虽然被破,但那道气旋还在,且正在暴涨当中。

难道这小子脑子坏了,故意上来送死?

事实显非如此。

就在他心下迟疑的这片刻,气旋已经涨大到足可吞下一个人。

姜曦脸上露出一道狰狞而诡异的笑容,狂喝道,“吴赖,你死定了!”

陡然间双掌掌势一变,那巨大的气旋竟然也跟着一变,反向旋转起来,犹如一口巨大的风暴眼,产生强横无匹的吸力。

狂风飒飒,四周岩壁稍稍被风化的石头立时被吸进气旋中心,然后被旋转不休锋如刀刃的气劲疯狂切割,眨眼间就化作齑粉,激荡出去。

刚刚冲到姜曦背后的众杀手见状吃惊不已,赶忙驻足,生怕也被那可怕的气旋给吸了进去,同时心中又涌起狂喜之情。

如此可怕的气旋,吴赖死定了。

吴赖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招式还有这等变化,猝不及防之下只觉整个人连同黑兵都要被吸进去。他心知肚明,即便是有金刚护体神功,但若是被吸进去也必定落得个重伤下场,哪里敢托大,双足运劲,踩入坚硬的岩石内,奋力抵挡那股吸力。

不过那吸力着实强横,再加上四周空气也向内涌,就好像有人在前面使劲拽你的同时又有在背后退你,哪里抵挡得住,脚下岩石粉碎,不由自主的向那气旋靠近。

虽然速度不快,但迟早难逃一劫。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么,你不是还夸海口要杀我了,怎么现在却不敢过来了?尽情的挣扎吧,我倒要看看你的金刚不坏是否真的打不坏!”姜曦狂笑不止,自以为胜券在握,极尽嘲讽之能事。

此时吴赖双脚已经在地上犁开一条三尺多长的沟壑,黑兵则已经被吸进去了小半,气劲在棍体上旋转切割。

锵锵锵!

刀割铁石的声音不绝于耳,刺耳之极,火星迸溅,也亏得黑兵无比坚硬,倒也丝毫无损。

不过吴赖的衣衫就没那么幸运了,适才交战本就破破烂烂,此刻哪里还坚持得住,化作漫天碎片被洗了进去,然后瞬间粉碎。

如此一来,他上半身是一片精光,裤子也破破烂烂,屁股都露了出来,狼狈之极。

你奶奶的,士可杀不可辱,居然都走光了,还好这里没有女人,否则小爷英俊高大的形象岂不就全毁了!

吴赖又惊又怒,一时却又想不到破解知道,几乎抓狂。他也可以凭借强横的身体硬抗过去,不过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办法,不划算。更何况他还要对付章羽和江逸,不能伤得太重。

正自此时,他忽然见黑兵棍体上冒出的火花,计上心头。

“哈哈,姜曦,你喜欢喜吸,老子就让你吸个够!”他哈哈大笑一声,双目一寒,双手忽然撒开黑兵。

“连兵器都不要了么

?”姜曦不知其中玄机,冷笑一声,真想再说些讽刺之语来打击吴赖,哪想到后者突然猛力一掌击在棍尾。

吸力再加上这道掌力,二力相加何其巨大,黑兵立时就如一条长蛇贯穿气旋,向姜曦胸口激射而去。

“什么!”姜曦脸色剧变,哪想到他竟然有如此怪招,猝不及防下根本无法应付。

与此同时,吴赖一掌击出后,再无力与那股吸力抗衡,飞快被吸了过去。

不过他却一点不惧,反而还哈哈大笑,激发处男痣,令至阳真精高速集中运转,暗喝一声,出拳如龙,炮弹般轰向在气旋中心。

昂!

一声龙吟,惊天动地。

双拳正中气旋中心,刚猛无俦的拳劲如山洪般爆发开来,再加上吴赖本身所受的吸力,相当于两股巨力相合,那气旋哪里承受得住,轰然爆炸。

轰!

惊破苍穹的巨响,整个山洞都剧烈颤抖起来,碎石扑簌而落,好似随时要崩塌一般。狂野的劲风向后激涌,冲击得后面的众杀手东倒西歪,难以抵挡。

几乎同时,黑兵也正中姜曦胸口。姜曦哪里受得了如此巨力,胸骨尽碎,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他滚落地上,摔的是灰头土脸,胸口的剧痛令其冷汗滚滚而下,差点没昏死过去。

然而比肉体上的疼痛更难以忍受是心理上的剧痛,他做梦也没想到吴赖居然能借力打力,非但破了自己的绝招,还将自己重创。这就好比自己伸长脖子让人打脸,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他艰难的爬了起来,死死盯着吴赖,双目喷出无比仇恨的火焰,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可是他更知道再不走连小命也保不住,大喝一声,“走!”向外洞外狂奔而去。

众杀手早就被吓破了胆,不用他吩咐,疯狂逃命去也。

其实吴赖也不好受,被强横的反震力震飞丈多远,口吐鲜血,就连仅剩的一点破烂的裤子也被绞得粉碎。

也就是说他现在光溜溜的,不做片缕。

“吗的,衣服裤子都给老子脱光了就想跑,有那么便宜!”他哪里咽得下这口鸟气,暴喝一声,激发至阳真火。

纯青色的火焰从他双掌间狂涌出去,借着向外涌去的劲风,化作滔天火海,瞬间就将逃跑之人吞没。

“啊!”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凡是被火焰沾上的人立时少了个通透,转眼间就分作飞灰,十余名杀手无一幸免。

恐怖的高温充斥山洞,洞内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连坚硬的岩石都被烧化。

“什么!”

姜曦被吓得魂飞魄散,哪里敢迟疑半步,发足狂奔,总算他跑得快,又有人当炮灰阻挡了一下火焰,逃过一劫。

不过饶是如此,一蓬火花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脸上,立时将之烧得皮开肉绽,毁容当场。

只是小命都快没了,哪里还顾得上容颜,惨叫一声,奋力狂奔,总算逃出这条狭长的山洞。

“靠,这样也行,运气也太好了吧!”吴赖没想到这样都能被他侥幸逃脱,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哪里甘心,大叫一声,追了出去。

刚刚追出山洞,他却倏地停了下来。

上海普瑞眼科医院周静
天津医院怎么样
上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六盘水哪里有看得好的癫痫医院
昆明哪个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