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龙境 08 家族

2020-01-16 13:5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境 08 家族

薄薄的云层在高空缓慢浮动。

一只雄鹰张开了翼展,从云层中猛地俯冲向下。

高空之中风势很大,但是雄鹰的姿势没变,速度惊人,如同一支下坠的利箭,笔直地在高空之中划出一道痕迹。

地面是一片郁郁葱葱,舒缓的山脉,开阔的平原,零星的湖泊,当然还有,突兀地出现在平原之上的,一个巨大的白色的圆环。

随着雄鹰的进一步下坠,那个白色的圆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是由无数栋白色的建筑,堆砌组成的一座环状的城市。

罗马城。

这座白色的城池,便是罗马共和国的首都,也是整个西方的中心,号称永不陷落的永恒圣城。这座城市虽然宏大,伟岸,可是它的意义却是由无数次战争的历史来注脚。“罗马不是一夜建成”,”罗马城便是一个国家“等等谚语,在西方人的口口相传中,传播着属于罗马的荣耀。

雄鹰终于快要落到罗马城最高的一根高塔边时,却突然扑腾起翅膀,猛地一个拉升,又重新飞向了太阳和星辰的方向。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圆形的竞技场内座无虚席,数万人都在欢呼,而他们欢呼的内容,便是竞技场的中央,角斗士和奴隶血与肉的碰撞。角斗场的规则十分单一,那便是杀死对方,无论是奴隶还是角斗士,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刀与剑的每一次碰撞,都能引起如同雷鸣般的欢呼。而竞技场的高台,最上等的包厢内,这儿的贵族们却安静了不少。他们吃着挤了柠檬汁的牡蛎,大虾,还有各种精巧稀奇的水果,眯着眼睛任凭奴隶和侍女在背后扇动着巨大的羽毛扇,一副惬意的样子。

“昆图斯,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那些莱昂?”一个有着耀眼金发的中年人,一口咬掉了侍女递过来的半个牛油果,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

“瓦罗,除了夜夜笙歌,你还会关注其它的事情吗?今天传说他们东方放养的少爷回归了,哪里还会有闲心来到这里玩耍。而且莱昂家还举行了宴会,许多大人物都被邀请了。”穿着白色的长袍,却依旧戴着战士头盔的昆图斯不耐烦地回应。

“噢,是马尔斯和那个东方女人的孩子吗?”这个叫瓦罗的中年人咧嘴笑了,他的言语就和他的表情一样轻浮,让坐在后座的另一位老者皱了皱眉。

“放尊重点吧,瓦罗。那是马尔斯.莱昂大人和陆欣.莱昂大人。”昆图斯似乎并不在意瓦罗的说法,但却依旧出言制止。因为作为一名新任的军事保民官,他会十分注重莱昂家族的影响力。哪怕在这个嘈杂的日子里,他也不想留下一点儿把柄。

“哼,和东方人生的孩子,真是他们莱昂家族的耻辱。要知道,街头巷尾都会传出这就是个杂*种啊。您说是吗?执政官大人?”瓦罗毫不在意,但是当他侧脸询问坐在身边的那位老人时,又鄙夷地摇了摇头。

罗马共和国的执政官之一,有着“不眠的饿狼”之称的卡纳斯.克拉苏,此刻却闭着眼睛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的同时,睡涎竟然落到了袍子上。这个曾经声名显赫的将军,此刻却只是个迟暮将落的老者。他那灰白的头发,肥胖的身躯,和那随时都能睡着的特性,简直让瓦罗觉得耻笑。

“闭上你的嘴吧,哪怕他只有一半的莱昂血统,也比你尤妮亚的族民高贵得多呢,不是吗?安德雷,泰伦斯,你在这些莱昂家的小子面前,还敢吱声吗?”昆图斯注视着角斗场上的搏斗,冷淡地嘲讽着瓦罗。在他看来,眼前的这场角斗马上就要结束了,角斗士有点儿力竭,而那名被击倒在地的奴隶,马上便能将手中的匕首插入角斗士的腹部。

“哼。”瓦罗果然闭上了嘴巴,不过他忿忿地一巴掌甩在了身旁喂食水果的侍女脸上。侍女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

昆图斯.茱莉亚,瓦罗.尤妮亚,卡纳斯.克拉苏,这三人便代表了罗马共和国的三大家族。茱莉亚家族是罗马历史上有名的将军世族,他们有着数目最多的将军,与共和国的军队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尤妮亚家族是罗马的“开国元勋”,他们的家族历史和共和国共存,最为悠久,贵族间都笑称尤妮亚的名字是金子打造的。而克拉苏隶属的柯尼利亚家族,在罗马的元老院里,有着最为广泛的支持和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可以毫无争议地说,这三个家族就能代表整个罗马共和国。

可是在罗马城里,还有这么一个家族,地位比三大家族还高。他们不代表罗马共和国,但是却可以代表整个西方世界。

莱昂家族。

而今天,莱昂家族在东方放养的少爷即将归来,而且毫无疑问,少爷将会加入到那座显赫的格涅乌斯学院。

丰收女神喷泉是罗马城中的一处景点。圆形的喷泉正中央,矗立着一尊丰收女神的雕像。祭祀,巡游,庆典,往往都会选择这儿作为起点或终点。并不是因为丰收女神是罗马人信仰的主神,也不是因为这座雕像是哪位传奇大师的遗作,原因无他,仅仅因为这儿处于整个罗马城的中轴线上,数条通衢大道都在这儿交汇,这儿的喷泉广场便是人流最热闹的地方。

可是今天,这儿却肃穆无比。通衢大道的每个街角,都站立着数个精锐的禁卫士兵。作为罗马兵种中的最精锐力量,花上两三年的时间,一百个普通士兵中也许能够筛选了一两个禁卫士兵来。这些禁卫士兵都穿着崭新的盔甲,披着如血般鲜艳的红色披风,头盔之上还镶嵌着代表着士官的一小撮红翎,手按武器,表情严肃地扫视着附近。

这些禁卫士兵把整个丰收女神喷泉都包围了起来,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的长官,却知道丰收喷泉其实是一座联通东西方的传送阵,而今天,家族的少爷即将要从东方归来。

“哗。”

平静的水面一阵翻腾,突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水中钻出。

“来人,弄条毯子过来!”

斯巴达克斯钻出了水面,他的怀里抱着唐昂,后者因为巨大的水压,呛到了不少口水。

几名士兵匆匆赶来,他们用一条巨大的毯子裹住了唐昂,而斯巴达克斯将他平放在地上,在胸口轻轻按压两次,唐昂这才喷出了几口水来,紧闭着的眼睛这才打开。

“这是?”

唐昂睁开眼看到的,却是空旷的广场,喷泉,还有一双双注视着他的,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

“欢迎来到罗马,莱昂少爷。”斯巴达克斯甩了甩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笑嘻嘻地说道。

“斯巴达克斯,这就是那个人吗?”

从喷泉的背后走过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青年贵族,他身上穿着白色镶着紫金边的长袍,头戴着黄金打造嵌着各式宝石的头环。

“塞斯图克少爷,这是唐.莱昂少爷,他是你的兄弟。”斯巴达克斯收起了笑容,他眉头微皱,却仍然恭敬地回答道。

唐昂并没有听懂两人在说什么,他只能面带疑惑地看着两人在用另一种他听不懂的语言交谈。

“在没有证明自己是一头狮子之前,他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名莱昂。”塞斯图克贵族偏过头,对着唐昂说道。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笑容,冷漠,阴翳。

“嗯,什么?”唐昂有点儿失措地向斯巴达克斯求助。

“噢,我都忘记了。”塞斯图克自嘲般地笑了笑,随即也换了一种语言,依旧冷酷地说道,“你是东方来的吧?跟我来吧。”

唐昂这一次才听懂了,因为他说的也是字正腔圆的汉王庭语。

“走吧,”斯巴克达克斯把还在喷泉边坐着的唐昂拉扯起来,同时小声地解释,“这个人也是莱昂家族的一员,算得上是你的一位远方表哥吧。还有,忘记告诉你了,作为一位高贵贵族的象征之一,东方的语言是必修的噢,所以不用担心沟通的问题。当然,我们西方的拉丁语,以你母亲的那般聪慧,一个月内便掌握了呢。”

塞斯图克走到了一顶软轿前面,立刻就有一名奴隶跪下身子来,他熟稔地踩着奴隶的后背,坐到了软轿之上。而另一顶软轿停在了唐昂的前面,一名中年奴隶怯生生地看了这个黑头发的少年一眼,也跪了下来。

可是唐昂犹豫不决,他似乎觉得自己并不应该踩在另一个人的背上。

“我来帮你吧,少爷。”斯巴达克斯似乎看出了唐昂的犹豫,他伸手一提,便把裹着毯子的唐昂放到了软轿上。

“出发。”塞斯图克淡淡地下达了命令。

“伟大的莱昂家族出行,敬请回避!”

一个个的禁卫士兵迅速地集结成了两列队伍,他们将两架软轿包围在中间,然后沿着通衢大道整齐地行进。

罗马城里的民众很多,他们纷纷站在街道的两边,眺望着软轿之中的唐昂。他们有的欢呼,有的雀跃,大多只是因为听到了莱昂家族的名字。当然,很多人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因为他们瞥见的这一位莱昂,竟然是黑色的头发,就像传说中的那位,来自东方的女武神一样。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济南华夏医院电话预约
武汉肛肠医院有哪些医生
安庆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贵阳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深圳查妇科什么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