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禪房花木劉姥姥是我們的導游

2019-10-12 16:2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姥姥两进荣国府,“导游”功能不可轻忽:第一次是让我们“接触与认识”,第二次是令我们“了解和发现”

  《红楼梦》第四十回的前半部分,是相当耐人寻味的半回乍一看不过是贾母领着刘姥姥四处转转,众人跟随凑趣儿,一片和睦升平而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却潜藏在看似琐碎平和的情节下

  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一则自己散闷,二则也是向穷亲戚摆阔,三来才是书中说的让刘“见识见识”,开开眼界据书里讲,“先到了潇湘馆”这个“首发站”就值得研究按说“潇湘馆”僻处一隅,路又难走,“土地下苍苔布满,中间羊肠一条石子漫的路”,害得刘姥姥还摔了一跤为什么别处不去先来这里

  不少人因为贾母赞过宝钗,又给她郑重其事的过生日,就咬定宝钗赢尽了贾母的好感但像“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这种客气话多少有点世故谦让的成份,越是自己的孩子,倒越是不便爽爽快快的夸何况“好”是一回事,“疼”又是另一回事至于为宝钗作生日比黛玉隆重,亦因宝钗过的是十五周岁,不是一般的小生日,自然要稍加体面这些所谓证据,颇靠不住入大观园,第一就来“潇湘馆”,很难说不是一种姿态刘姥姥见一屋子的书,猜测“必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贾母的反应是笑指黛玉:“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一个“笑指”,活画出老人家的得意与疼爱她也不夸,也不赞,只是笑吟吟地轻描淡写地来上一句,这才是对“自己人”的态度

  下面一段,再好不过的显示出老太太和王夫人对待黛玉的区别:贾母见窗纱颜色旧了,当即下令要换,接着借题发挥,嘲笑凤姐儿没见识,把“软烟罗”当作“蝉翼纱”“潇湘馆”本来就不是什么甲级房(五十六回里探春说的:“蘅芜苑和怡红院这两处大地方竟没有出利息之物”“大地方”三字,颇含深意这两处最大最好的住处,王夫人分别安排给了宝玉和宝钗,她的儿子和心目中的准儿媳),如今连纱窗掉色也无人过问,固可说是凤姐儿的疏忽,往深里想,也未尝不是因为王夫人对黛玉的不喜众人体察王夫人的心意,明着虽不敢怎么样,在细节上粗枝大叶却就难免贾母对黛玉受到这般待遇不会不知,但她毕竟是大家长,面子上的融洽和谐她是不肯牺牲的,故而平时隐忍不言,这时却借着“软烟罗”,明讥凤姐儿,暗敲王夫人像“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你能够活了多大,见过几样没处放的东西,就说嘴来了”扣的都是“年纪”比年纪,谁还比得过她既然她一人独“大”,为什么不敬老,不照她老人家的意思照顾林姑娘呢这是恃着辈份发作人呢所以她在这儿长篇大论,从头到尾,只有凤姐儿和薛姨妈在赔笑、叹服,王夫人却一声不吭贾母临走前又再重申:“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她糊窗子”“凤姐答应着众人都看了,称赞不已”几乎有点轻喜剧的味道了

  有关凤姐儿对宝玉择妻的态度,历来也有不少争议从她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她恐怕还是倾向于黛玉多一些明摆着的事实是,宝钗要手腕有手腕,要人缘有人缘,又有王夫人的全力支持宝钗若嫁宝玉,名正言顺是当家人那时还有她凤姐儿的活动空间么黛玉不同了,她是个诗化的浪漫派,既无治家之才,也无掌权之心,除了贾母,也没有有力的支持者凤姐儿不是傻子,哪种局面有利,她一定早就衡量过了我们看到她拿黛玉亲昵玩笑,说什么“吃了我家的茶,怎么不给我家做媳妇”;宝黛闹别扭又言归于好,相对垂泪,她也不遗余力要把二人的情形说给大家知道在不冒犯王夫人的前提下,她尽可能为宝黛结合作了一些手脚

  刘姥姥观光的第二站是“秋爽斋”这是对的除黛玉外,迎探惜三春,论才干、论魄力、论机敏,探春都是遥遥领先这一站重点突出探春的心胸与个性,她的房子是她性格的形象化、具象化“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简直有现代大企业“透明办公”的架式“阔朗”原也是屋主的特点她反对扭扭捏捏,不屑鸡毛蒜皮,志存高远,眼界宽宏,俗话说“物似主人形”,于是我们看到了一系列跟“大”相关的物件: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一大幅”《烟雨图》,案上设着“大鼎”,架子上有“大观窑的大盘”,盘里盛着“大佛手”传达出的是探春迥异于众姐妹的审美趣味,而审美趣味建立在心 好上,归根结底还是在隐喻她的为人贾母是真挺喜欢这位刚毅有男儿风的孙女儿,所以要说“我的这三丫头却好”,更妙的是后面:“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把黛玉和宝玉相提并论,当着人就“骂”他们“可恶”,要“闹”去那温馨溺爱的口吻,口角含笑的疼怜,正话反说的揶逾,淋漓尽致的点出黛玉才是她的心肝宝贝

  下一站是宝钗的居所曹雪芹用了一个形容词,“清厦旷朗”“旷朗”和“阔朗”一字之差,意味大大不同旷者,空也,旷朗不是豁达,而是透出空荡荡不着边际的感觉,正同宝钗的莫测高深相应室内装饰简单朴素,床上只吊青纱帐幔,“一色玩器全无”,“雪洞一般”猜想宝钗的原意,是彰显她不事奢华,不慕虚荣,端庄自持说不定王夫人还转弯抹角出过主意贾母叹宝钗“太老实了”,又怪凤姐想得不周到沉默了许久的王夫人陡然有了精神,凑上前说他们也曾送了东西来的,被宝钗一一的都退回来了潜台词是“您瞧这姑娘多耐得住贫寒,多么识大体”贾母以下几句话,不仅出乎在场所有的人预料,也出乎我的意料

  “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

  你古怪不要紧,亲友们看见,还当贾府亏待你了哪

  “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

  像守寡似的

  “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这话说得极重,而且很难听以她这样公候 出身,诗书礼教培养,雍容华贵了几十年的老祖宗身份,出言如此尖锐凌厉,迹近刻薄挖苦,倒像存心叫人下不了台似的

  “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

  兴犹未足,再加一句诘问

  预想中的夸奖没有得到,反而劈头盖脑挨了一顿抢白料想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都是神色尴尬

  然而贾母到底是贾母,历经沉浮,懂得事情不能做绝接下来话锋一转,见她就收,她很有分寸的提出送两件摆设给宝钗装饰屋子,显得她先前那一番话全是为了宝钗好坚持要送东西,也是表明她对房间布置得这么素净始终不予认同临行前她不忘叮嘱“明日后日都使得,只别忘了”这和对黛玉的“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子”,一则从容提醒,一则紧急催促,话风里孰轻孰重,孰远孰近,可谓流露无疑

  最后一站是“缀锦阁”我吃不准这是不是就是迎春的“缀锦楼”不过这一点无关紧要刘姥姥跟着贾母,读者跟着刘姥姥,已然在大观园最有分量的三个女孩子那里(史湘云当时还没搬进来)作了参观——既观景物,更识人心到“缀锦阁”已是这一台大戏的余音了称这半回书为大戏,因它松散而不松懈,平稳而不平淡,透过家常小事、人情闲话,提示了黛玉的文秀书卷之气,探春的轩昂阔大气象,宝钗的冷凝素朴功夫,尤其重点写了贾母王夫人“配玉”之争,兼写凤姐儿在其间左右逢源、明哲保身的机智,薛姨妈洞若观火、故作不知的老练刘姥姥作为一个“外视角”也许懵然不知,读者却必定感受到了那表面宁静、实则暗流汹涌的真相

  宝黛最终未能携手,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黛玉体弱多病,“基因”不及宝钗健康,为家族繁衍计,贾母“公义”压倒私情,默许了王夫人的计划二是王夫人通过元春,以“娘娘下旨”的形式,为宝钗宝玉赐婚,元春此前分发礼物的时候,就有过类似的表示不管是哪一种,当我们知道原来黛玉在老太太心中是这样重要,知道后四十回对贾母的描写严重偏离原意,泪尽而亡的凄冷中也就多了一丝珍贵的温暖

  共 0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带着自己的思考,通过对红楼人物举首投足之间的一言一语明察秋毫,把情节分析得有力透彻,实是佩服谢谢陶然,问好【:冷寞同城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56: 5 然哥就是然哥,红楼我读了几次也没去思考过这些细节,都是囫囵吞枣,嘿嘿,惭愧惭愧~~~ 落花有魂,信了,你有了感伤;不信,你有了心痛

  2楼文友: 04:58:27 读书读到这种程度,令人叹服 发表文章近百篇

  楼文友: 21:05:12 《红楼梦》里众多的人物中刘姥姥的细节不算多,却有让人过目难忘的深刻,除却刘姥姥贯穿前后的鉴证贾家兴衰的作用之外,姥姥先后二次进大观园绝对是这个人物的重头戏,除却表象的为读者导引大观园格局形貌的功用之外,还有导引更深一层的贾府与大观园内部关系曲折的作用

  尤其是第二度进园,在作者细致到逐字逐句的解析下,姥姥二度进园时在她带来热闹喧嚷,对比贾母的境遇之外,还潜藏着曹公隐在这条热闹的主线之下的种种伏线,无一不是揭示大观园甚至贾家内部的种种 暗战 ,这些隐伏的暗战正是主导宝黛钗三人情感纠葛的脉络

  作者的解析精微细致到人所不及,又无处不合情合理,读者思及原著再经作者解析点拨颇得令人释然之感

  4楼文友: 19: 5:5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男人如何正确补肾养生
骨质疏松骨折饮食
维生素D3滴剂青岛双鲸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