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中国企业家郭去疾背后的男人帮

2019-06-09 11:0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感冒发烧反复是怎么回事
宝宝感冒发烧反复是怎么回事
宝宝发烧反反复复是什么原因

郭去疾背后的男人帮 自从去年11月21日(Nasdaq:)之后,美国证券市场上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中概股的身影了。冰封时刻在6月6日打破,当日兰亭集势(NYSE:)成功登陆,首日收盘于11.61美元,大涨22.2%,成为今年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每个优秀男人背后,往往站着更多优秀的男人。比如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大家都习惯叫他徐老师,因为他也是创始人之一,他以新东方为原型改编的剧本《中国合伙人》票房不错,虽然电影中只用了他剧本里的18个字。在创业早期,兰亭集势创始人郭去疾曾获得过徐小平的天使投资。比如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他个子不高,却酷爱一切对抗性超强的运动,年轻时参加过低级别的方程式大赛,现在又练起了泰拳,他旗下的华兴证券是兰亭集势的副承销商。

接下来你将看到的,不是一个创业者与资本的故事,甚至也不是一个男人和男人之间梦想与野心碰撞的故事。在大多数时间里,他们都是个性鲜明的平行线,偶尔才会交错出火花。

“甩手掌柜”徐小平

文|本刊 关雪菁 何伊凡

徐小平 “当我赚了很多钱,我不觉得这是我的中国梦。这不是装逼,我的梦想是把这些钱像粪土一样撒向创业者的万亩良田,还真的能结出黄金的果实。”

和徐小平见面的前一晚,兰亭集势刚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6月6日),他有那么一丝扬眉吐气,而同一时间,他编了第一版的剧本《中国合伙人》正在热映,徐小平最初有点不爽,因为最终剧本只用了他原著中的18个字(亦有说11个字),不过很快又释然了,据说,他看这部电影的剪辑版时曾落过泪。

他突然说起了俞敏洪,用词凌厉且铿锵。“俞敏洪,上市以后没做什么好事,真的我觉得他没有做什么好事。他还说后悔上市,这事更反动,这个是对中国市场经济热情的一种撒尿,对中国创业者热情的一种吐痰,建立真正市场秩序的一种误导。这是一种堕落,一种名人对社会的虚伪。”

我突然语塞,半天挤出一句:我以为你们是朋友?徐老师回道:“你错了,这才叫真朋友,我要不把他当朋友我就不会跟他说这些话。我什么时候说过宗庆后?他们不值得我说,我正是因为把俞敏洪看成可以教育的好的企业家我才说的。”

配合着标准的徐式语言,他仍穿着标准徐氏配搭,浅色衬衫塞进西装裤,皮带勒住,一派绅士模样,细心观察,才能发现浅灰色西装裤上的两个油点。

“兰亭集势昨天上市是很牛的成功,超过发行价。虽然比起那些天使成功案例,这个还算不得什么,但也足够让天下有钱人看到做天使的回报与光荣。”徐老师言语中有着略带隐忍的得意。

上市当天北京时间清晨4:30,Alan郭去疾从纽约给徐老师打了个。在中,郭去疾告诉徐小平,他带着太太去了一趟斯坦福大学,走进一间教室,郭去疾对太太说,“我和小平就是在这里认识的,讨论大中国的商业发展。”

2005年,徐小平在斯坦福结识郭去疾。徐小平感到郭去疾对他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关注,虽然当时郭去疾并没有创业的打算,但他一直拉着徐小平参加斯坦福的各种活动。“Alan并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人,这里面展现了一种对我的信任和看得出来的某种信托。信托的英语是entrust,比如我把里的艳照给你看,这叫entrust。”或许觉得自己比喻很贴切,他周星驰附体似地仰天大笑哈哈哈三声。

“他(郭去疾)回来以后我跟他说,你甭去Google了,你出来做个基金。但是当时我不知道的是,Alan出生于非常没有资源的家庭,他需要挣钱去给父母提供一些物质上的安全感。唉,这种事他从来没跟我讲过,如果他跟我讲,我当然可能会去帮他,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了甜蜜的回忆了。”他陷入了回忆。

“Alan和他妻子并没有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但他只是指着教室的桌子说,这就是我跟小平第一次见面开会坐的地方。这好比是……”徐老师站起身,他唱起来——我站在金色的露台上,这里是毛主席到过的地方——这是用来感怀他与郭去疾相遇的那间教室的。两句唱罢,徐老师high起,又续上另一首,还是朝鲜歌曲:万景台岔路口啊,将军啊就在这里,他看着遥远的道路,坚定地走向远方!此时我分明看见,徐老师眼中星光闪烁。

郭去疾与徐小平加起来见面不超过5次,但一通就拿到了徐小平给出的10万美元天使投资,由此兰亭集势得以创办。“我是一个相信偶然性,并且赞叹偶然性的人,我觉得小平最伟大的地方就是让这种偶然性成为现实。”郭去疾在一次演讲中如是说。

“Alan也改变了我的人生,他让我从一个失去新东方梦想平台的50岁不老不小的人,焕发了我的事业第二春。他就像按动我按钮的那个人。”徐老师话毕,啜了一口红茶。

我问他,是否会从兰亭集势退出?徐老师回答道:“从投资第一天起就希望它增值,当年投的10万美元现在变成了4000万美元,就摆在那儿了。此时此刻,也在等着它增值。将来需要再投资的时候,就是看情况卖掉一点,也可以把股票捐给好的事业。”

他不愿意谈那些失败的项目,当我吐出维棉二字,他之前的神采飞扬陡然收敛,嚼了一口饼干咽下一口茶,沉默片刻,说:“不要提维棉,因为维棉提多了好像我是个小人物一样。不要提他们。”

你听,小人物,他一定让这个项目重重伤害过。

那就谈谈动漫吧,刚刚上映的《魁拔2》,徐老师为制作方青青树以个人名义投资了2500万人民币,是他投资中单笔数额最大的一桩。徐小平2

徐小平与制片人武寒青(青青树CEO)、导演王川在北大就认识,关系很熟。王川在北大时,当时学生内部有分歧、冲突,徐小平给了他一些事来做,因此“王川觉得我在他最低潮的时候给过他鼓励。”

“我相信他们喜欢他们(武寒青和王川),这是我著名的徐小平投资风格,把钱给这样的人,跟他们一起去做梦,操,就算亏了,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对,就是死得值。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事。为什么有人恋爱,父母干预,最后两个人一起跳江,就是死得值,这是我做所有投资的一个基本前提。而且我做的最好投资,兰亭、聚美,都是一见面,当场就承诺,就投了。”徐老师狠狠咬了一口奥利奥饼干。

说起来豪侠仗义,徐老师其实也有自己理性的小算盘。比如青青树多年坚守,有大量知识产权、过硬的技术力量,创业者人品靠得住,另一方面,此前国外VC对青青树的尽职调查也让这家公司趋于正规化。徐老师称,《魁拔1》面世的时候他就透过悲惨的票房看到了青青树的潜力,他认为票房不好很大程度上要归于发行和院线安排。“所以当时我就坚信这个东西。当中也有过低潮、失望,我失望的方式是给他们打,追问他们,在商业化、市场化、利润、经营这些方面怎么样了。”

他投资以几乎不管不问、甩手掌柜著称。入股3年来,徐小平与武寒青也就谈过那么三四次。“我说你们怎么样?每次我问的时候,武寒青总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说没有人去做产品化,她就会说我们聘了一个的总监级人物。他们团队在扩张,我说你们年龄太大了,她说我们团队平均年龄25岁。我说你们商业化呢,她说我们什么地方开始盈利了。”

做投资尤其是大笔投资,他在一阵忧愁中会去和创业者说“我爱你”,平时他不说。“我一说我爱你,就有压力了对不对?”他又爆出一阵周星驰式的大笑,“我说我爱你,我靠,你拿什么来爱我我的爱人,我拿什么来养活你我的爱人。”有些跑题了。

徐小平为《魁拔2》所做的全部推广传播努力在于:他曾试着找了两位女性大V请求转发,结果惨遭拒绝,人家没空。他和武寒青说自己不愿意介入这件事情,“我既然连管都不管,我还替你卖?这是不对的,公司的力量就在于能做也能卖产品,这叫制售,你要制作你要销售。当然我希望一个能给它带来五亿票房,但我估计就是广电总局出面也提升不了几块钱。”

除了青青树,徐小平还投资了郑钧的《摇滚藏獒》(与北极光创投的邓锋一起)和幸星动画,这就是徐老师与中国动漫产业全部的关系了。他对动漫没有情结,你要问他如何看待中国文化产业的复兴,他会觉得你在跟他扯淡。

《摇滚藏獒》由于同好莱坞团队磨合问题,至今上映遥遥,但徐老师本着“死得值”的豁达,仍是力挺。他刚转发了雷军的一条微博,该微博说VC思维阻挡中国创业,因为VC要看到模式要看到销售。“说实话看到模式看到销售的公司,给不给钱问题都不大了。好多公司拿到钱永远没有动过,比如聚美,理论上可以不要这个投资。”

他觉得真正伟大的就是在创业者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给他们钱,在这三个公司里面,幸星和青青树都有产品,《摇滚藏獒》是什么都没有。但他相信很少有创业者会把几百万骗走,认为此情况相当于下煤矿遇到瓦斯爆炸。

徐小平饿了,在狭小的房间里踱来踱去,随即决定邀请我一起午餐。他来成都财富全球论坛做演讲嘉宾,可以在一层与其他受邀嘉宾在同一个宴会厅里吃免费而丰盛的午宴,但为了照顾采访,决定去香格里拉酒店的蓉咖啡请我吃自助,168元一位——徐老师爱请青年朋友吃饭也是出了名的。

我们在一个靠窗的四人桌坐下,他起身花了十分钟来选择自己要吃的东西。盘子里面以主食为主,有一点烤牛肉、扬州炒饭、叶儿耙、小包子等等,蔬菜比例不高。他拿了一碗牛奶西米露,尝了一下,赞不绝口,坚持让我也去取上一碗。

吃饭间歇,他提及觉得一些大企业家太装逼,因为身上负担重,有点可怜。同时表示,真正的大企业家都有have fun(享受乐趣)的人生,比如杰克·韦尔奇,每个礼拜打高尔夫球,连二婚新婚都雷打不动。我赶紧问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如何。他顿了顿,说:“我觉得我的悲剧在于have fun太多了吧。”回答完,仿佛有点不好意思,他又追了一句,“呃,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

徐老师用“很不幸”来描述他通常的一天,其中细节如此:上微博,回邮件,80%的时间一波接一波各种各样的人谈话。谈话者有1/3是创业者,1/3是他所投公司的CEO,剩下的40%是朋友、公众事务、媒体、应酬这样的东西。他喜欢看电影看得也不多,喜欢去款待别人、请人吃饭。“这方面比较惭愧,按理说,我应该有更多的爱好,更多的生活情趣。”

新东方上市后,离开新东方的徐小平失意过,虽然挣得美元无数,也曾哭着问俞敏洪可不可以回归新东方。可他再也回不去了,与此同时,找他要投资的人却纷至沓来,2006年起他开始试水投资,几乎一个项目找来,他就会扔钱进去,输多赢少毫不令人意外。那些年,他学会了解读太太越来越黑的脸色。

而这一切都已是云烟过眼。如今他是面对媒体侃侃而谈的青年商业导师。有了兰亭集势、聚美优品、红黄蓝这样的成功投资案例(嘘,别提维棉),虽然他依然插科打诨,语不惊人死不休,热泪盈眶,胡乱成诗,可气场就是不可同日而语。我又欣赏了一遍他裤子上的两个油点,心想,徐老师是真的不需要外在东西给自己营造成功人士的包装了。

徐小平的投资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路数和策略。他在教育领域投资很多,占到所有投资的小一半。“就是不小心形成了,我们倒没说要投教育,就不小心回头一看,暮然回首里面都是教育公司。另外说实话,也是自然形成,比如做教育的自然会想到找我,我呢,自然会拿出大佬的架子来跟他谈话,做大佬是有代价的,不能光说不练啊。”

至于在移动互联上的教育投资,他觉得谈不上布局,总的来说,来了他就看,看了他就投,他希望在络这方面找到下一个新东方。估计到今年年底,基本上见一个分晓。

我们分享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之后,话题进行到了最后一个环节——徐小平的中国梦。

徐小平的人生似乎分为新东方前和新东方后,此前他一直不停摸索碰壁再摸索,试图找到自己的路和表达方式,结果新东方给了他一个舞台。他凭借自己沉沉浮浮磕磕碰碰的人生经历,成为新东方最牛的出国留学和人生规划师。与此同时,新东方成为中国最强势的教育品牌,也让他赚到许多许多的钱。

“当我赚了很多钱我不觉得这是我的中国梦,这不是装逼。我的梦想是把这些钱像粪土一样撒向创业者的万亩良田,还真的能结出黄金的果实,昨天晚上就结了一坨黄金。”他笑得那么畅快,以至于你找不到他的眼睛。“所以,我正在把中国梦推向纵深,我的中国梦是帮助此时此刻一无所有走投无路的年轻人,找到他们,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57岁的我可以说是个母梦,就像母舰一样,它包含无数青年人的梦。”

激昂陈词间,徐老师突然停住,直盯前方,话锋一转。“一个大人物来了,杰弗瑞·卡森伯格,梦工厂动画的负责人!”我扭头一看,卡森伯格那光光的脑袋,很有气场地照耀了我们这一片餐桌。

“杰弗瑞·卡森伯格”徐老师用熟练的英文发音咀嚼着这个名字。“给我们带来《疯狂原始人》、《狮子王》的人。他也曾经遭受过打击,迪士尼的董事长迈克尔·艾斯纳曾经狠狠地侮辱过他。他想做迪士尼的接班人,艾斯纳就把他气走,他后来就跟斯皮尔伯格创办了梦工厂。这个人牛逼啊,我告诉你。”这,他不是在映射自己的新东方情结吧?

我问徐老师还想吃点什么,他决定再来一碗牛奶西米露和一点水果。“但我不想随便走动,我也是名人,不愿意被人看到。”于是,他请自己的助理替他去取来。“不能被人看到,免得卡森伯格见到我要跟我合作,我也拿不出合作的东西来,哈哈哈哈。”我懂了,他在卖萌。

如此一来,徐老师的形象就在我脑中丰富了起来。他有着适可而止的自恋,和偶然突兀冒出头来的小小自卑,最最重要的是,他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有着基于现实主义的理想。那是时代烙印下的痕迹。他挨过饿受过难,被各种精神感召过,神经强韧,无惧无畏,想吃饱饭,想过好日子。1980年代末第一个中国梦破裂后,那一代知识分子开始集体向外转,做起洋插队,然后发现,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其实有之前无法想象的物质富足与精神自由。他有着对当下社会审慎的乐观。“我可以告诉你,我过去谈政治,可是现在不谈,不谈不是因为我不信,而是我有一个新的信念,当我们在创业领域每缔造一个梦时,上升通道就宽了,宽了一步!”

随后他起身与我告辞,最后一句话是“吃点水果”。

投行拳王

专注并具备“一站式”服务能力的本土投资银行迎来了机会,个子不高却酷爱一切超强对抗性运动的包凡已准备好掘金

文_本刊 冀勇庆 _杨婧

兰亭集势的背后站着一家中国本土的投资银行——华兴证券。虽然只是兰亭集势的副承销商,华兴证券却为其带来了超过融资额三分之一的订单,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主承销商瑞士信贷。这也让华兴证券的控股方,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感到欣慰。

包凡认为 ,如果华兴资本不转型成为一家一站式综合性投资银行 ,将无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立足 “其实瑞士信贷加上我们,两家就搞定了。”他霸气十足地说道。

兰亭集势是华兴证券做的第一笔IPO订单。去年6月,华兴证券才刚刚在香港成立并拿到承销牌照,30多人的销售和分析师团队也刚组建不到一年的时间。不过,早在两年前兰亭集势筹划上市的时候华兴资本就参与其中,包凡与兰亭集势的董事长兼CEO郭去疾、投资人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等人相交很深。今年当兰亭集势正式启动IPO之时,一半是信任,另一半是交情,选择了华兴证券作为其承销商之一。

IPO背后

兰亭集势IPO以及今年3月唯品会增发的成功,让华兴证券在强手如林的投资银行领域站稳了脚跟,也让包凡长出了一口气。

去年当他决定要在香港成立华兴证券的时候,华兴资本的内部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很多同事也替他捏了一把汗。他们认为,既然华兴的财务顾问和并购业务都做得很不错,干嘛还要去申请证券承销商的牌照。这意味着不仅仅华兴证券全部都置于香港证监会的严格监管下,还意味着每年需要花费至少1000万美元来维持牌照。

而在包凡看来,华兴如果不转型为一站式的综合型投资银行,将无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立足。“如果我们规模太小,就会挨大投行的欺负”。为此,华兴必须一方面扩大规模,另一方面利用自己的核心优势给客户提供差异化的服务。

在包凡看来,中国本土投资银行至少有两方面的优势:一方面是在中国TMT(科技、媒体、电信)行业耕耘多年,有着极为深入的研究。目前,华兴资本有6名合伙人,分别负责互联、电子商务、游戏、移动互联、高科技等细分领域,每位合伙人下面还配备了名助手。这对于只有60多人的华兴来说可谓豪华配置。要知道,等国际大投行在中国TMT行业也不会超过10人,这也使得他们很难研究到中国的非上市公司层面,而华兴却能够做到。

另一方面,中概股的投资人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变。最近几年里,包凡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随着VIE(可变利益实体)等接二连三事件的爆发,欧美主流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均已经对中概股敬而远之。填补他们空白的是正在大规模走向海外的中国背景投资者,他们已成为中概股最为重要的投资者。例如,张磊2005年创办的高瓴资本,初期管理的资金规模不过3000万美元,如今却发展到了80亿美元,并投资了京东商城、去哪儿等中国TMT公司。如今,像高瓴资本这类对中概股有着浓厚兴趣的基金,正在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这才是包凡对中概股,特别是TMT中概股的IPO底气那么足的原因。华兴能够帮助他们找到那些对中概股感兴趣的基石投资者,解决股票认购的“深度”问题;而瑞士信贷这样的全球大投行则拥有覆盖全球的销售络,更适合解决“广度”问题。

而那些缺乏全球络的海外“二线投行”则比较尴尬。他们既没有覆盖全球的销售络,也对TMT中概股缺乏了解,因此很难找到适合TMT中概股的投资者。过去他们在IPO的时候还有个作用就是出研究报告,而现在由于他们对中概股缺乏了解,那些欧美大基金根本不看他们的研究报告了。相反,华兴倒是笼络了一批资深分析师,例如担任华兴证券董事总经理及股票研究部主管的温天立,他出具的研究报告就非常专业,很多海外投资机构都深受其影响,唯其马首是瞻。

更重要的是,包凡认为,美国证券市场将不再是TMT中概股的上市首选。今年下半年,受阿里巴巴集团即将香港上市的鼓舞,会有越来越多的TMT中概股前往香港上市,他透露,华兴目前的客户包括一些游戏公司均有意去香港上市。

“IPO业务完全是靠天吃饭,如果二级市场好的话我今年能够做出10单,如果股灾来了,我就要回家歇着了。”包凡对于今年的市场仍然不太乐观。在华兴内部,理科专业的包凡被称为“伪经济学家”,尽管他总能准确预测出未来的经济和行业走势。2012年年初华兴开年会的时候,他预测当年的形势不妙,希望同事们做好过冬的准备,而实际上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全年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只有两家,还不及2011年的零头。

中概股轮回

不过,IPO的萎靡不振,并不意味着包凡就没有生意可做了。实际上,在过去一年里,每一家TMT中概股的资本运作中几乎都能看到华兴的身影。华兴资本

而让包凡最动感情的还是联创的私有化和退市。13年前的2000年3月3日,亚信在美国成功融资1.2亿美元并上市,成为中概股的第一股。那个时候,亚信首席战略官包凡亲手将亚信送进美国证券市场;如今,他又作为亚信创始人田溯宁的独家财务顾问,亲手操刀亚信联创的私有化和退市。

与其它冷冰冰的交易不同,亚信联创的交易中倾注了包凡的个人感情。在亚信联创私有化消息发布的当天晚上,包凡在自己的朋友圈中真情流露:“13年前我参与了亚信的上市,13年后的今天我又有幸参与亚信的私有化。当年的亚信是年收入只有1000多万美金的系统集成商,今天的亚信已是中国软件行业的领头羊。Edeard,James,Steve,look forward to AsiaInfo 3.0!”

亚信联创的退市举动,确实也反映了中概股的整体低迷。2000年时的亚信虽然收入不高,却也意气风发:公司IPO的价格为20美元,上市首日股价突破了100美元,市值高达45亿美元;此后由于互联泡沫的破灭跌到了5美元以下。2009年底,在新一轮中概股的热潮中,亚信的股价曾经回升到30美元以上,但是又逐步跌回10美元左右。虽然亚信和联创的合并取得了成功、亚信联创已经是中概股中的软件第一股,还是全球第二大电信软件公司,但是仍然不受投资者的青睐,目前的市值一直都是在10亿美元以下。

如前文所述原因,美国投资者对于中概股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兴趣,这些股票的估值普遍偏低。目前在美国上市的TMT中概股大概有57家,其中市值超过30亿美元的也就剩下、、、和5家,占比不到10%;5亿-30亿美元的也只有16家,剩下的36家中概股的市值都低于5亿美元,很多中概股公司的市值甚至低于他们持有的现金,PE(市盈率)低到3倍的公司也不在少数。这也说明,美国投资者在用脚投票来惩罚所有的中概股。

除了亚信联创退市之外,这几年退市的中概股还真不少:退市了,退市了,文思与海辉合并之后仍然无法提升市值,最后也选择了私有化并退市,另一家服务外包公司也正在准备私有化……最近也闹着退市,不过另一家在国内A股上市的服务外包公司博彦科技却也宣布了要收购它,这也难怪,2012年1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博彦科技的市值都有11.6亿人民币了,已经在美国上市3年的柯莱特的市值才不过7770万美元,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变大的并购机会

对于包凡来说,每次中概股退市都意味着几年内华兴又少了一家重量级客户,因此伤感也是必然的。好在华兴又在另一个领域也就是并购领域做得非常成功。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并购的案子突然增多,已经占到了华兴资本业务量的一半以上,而往年却只有20%左右。

“这要感谢周鸿祎。”包凡笑着说道。正是由于奇虎360作为搅局者,并且不断通过收购和兼并中小互联公司,让很多互联巨头产生了不安全感,让他们重新思考自己在移动互联等新领域的战略布局。为了争取所谓的“船票”,包括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内的互联巨头们纷纷改变了过去在并购上的保守策略,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收购。

另一方面,中小互联公司原来的股东的想法也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先期进入的风险投资碰上了资本市场低潮,IPO的路径几乎被堵死,只能寻求并购退出。而创业者的年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过去大多数的60后和70后创业者,一般都有种“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心态,认为上市是最风光的事情。而如今很多创业者已经是80后的年轻人,他们看待创业会更加实际,觉得做一家公司卖了也挺好,改善了生活之后还可以重新创业或者做别的事情。

还有一点:由于A股上市公司普遍估值比较高,使得A股与海外其它股票市场之间存在一个很大的套利空间。A股上市公司有很多钱,现在很多VC项目在海外上市远远低于A股上市公司,A股上市公司也需要包装进一些好项目来维系股价,提供成长的空间。

“大机会变小,小机会变大”。包凡引用了UC董事长俞永福的一句话。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个“变大”的机会就是在细分领域辛勤耕耘的机会。对于包凡来说也是如此,他认为华兴需要抓住的机会就是行业并购和整合的机会。为此,他的日程永远都是那么紧张,他经常会在半夜给同事们回邮件。他特别不能容忍漏掉任何一个TMT领域的案子。华兴自己定制了一套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所有业务人员从见客户的第一面到最后达成交易,都必须将相关信息输入系统。华兴还专门建了一个群,包凡如果听说有任何一个案子华兴没有拿到的时候,都会在群中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甚至还会主动创造机会。2012年3月,包凡找到了爱奇艺CEO,建议其收购PPS。此时的爱奇艺已经取得了很不错的增长,但是与合并后的优酷土豆仍然有着较大差距。另一方面,爱奇艺在页视频方面更强,而PPS则在客户端视频上有一套。此外,PPS的两位创始人徐伟峰和张洪禹并不介意并购后在新公司中不当老大。

因此,包凡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说服了龚宇。“龚宇是聪明人,听得懂我的Idea的都是聪明人。”

剩下的最重要工作就是说服爱奇艺的大股东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了,包凡坦言这花了他不少时间。一开始李彦宏并没有觉得视频业务有那么重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度越来越多的搜索请求指向了视频,而视频也是移动互联最重要的应用之一,因此李彦宏渐渐被说服了。今年5月7日,百度宣布以3.7亿美金收购PPS视频业务,并将PPS视频业务与爱奇艺进行合并,这也成为今年最大的一笔TMT领域的并购案,整个视频行业将重新洗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位投行人士。

个子不高的包凡却酷爱一切对抗性超强的运动:年轻的时候他曾经是一名赛车手,参加过低级别的方程式大赛;现在他又迷上了自由搏击,练起了泰拳。如今,他每周都要去搏击馆训练次,在香港的时候还要找自己的泰拳师傅认真地练习。

“越是激烈的运动越是放松,因为你参与时脑子里不能想其它东西。像我们这样的人,脑子一直都在不停地想东西,练拳能够让我在一到两个小时内不去想别的事情,就像给脑子做了个SPA。”说到这里,包凡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打拳和做投行其实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动作稍微慢一点就会被打到,这个时候你不能退缩必须马上打回去,遇到困难只能迎难而上,坚决顶上去。”

公司简介:

兰亭集势创立于2007年,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旗下是中国国内知名的国际贸易站。该公司在北京、上海、苏州、深圳有超过800名员工。.

康奈集團:原產地證書大大提升了我們產品國際競爭力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特步總裁丁水波:時尚運動“步”向何方

耐克推出全新配色Premier II足球鞋_1

康奈集團:原產地證書大大提升了我們產品國際競爭力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特步總裁丁水波:時尚運動“步”向何方
耐克推出全新配色Premier II足球鞋_1
分享到: